约服务,找51家庭管家找工作,来51家庭管家
约服务,找51家庭管家找工作,来51家庭管家

在中西合璧、华洋杂陈的上海滩,和平饭店一直站在海派文化的潮流前端,延续漫漫百年。

这座建筑本身就保留了鲜明的装饰主义风格与元素,那些富有质感的装饰细节曾在老上海风靡一时,至今仍大量保留。百年中,许多关于老上海的电影曾先后在这里取景、驻留,使得外滩一带的这座老建筑成为电影史中一处特别的空间与场所。

 

 

电影中的老上海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

和平饭店曾被誉为中国最摩登的饭店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

和平饭店的小型博物馆品


这座只有一两百平方米的小型博物馆“藏”在和平饭店的大堂夹层,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每一盏吊灯或摆设都经过了精心设计。

博物馆内陈列着饭店各个时期的物品、照片,如果仔细看橱柜里展示的照片或宣传册,会发现不少都与电影有关。如曾获得过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的《上海特快车》就曾在和平饭店取景,1936年,著名喜剧大师卓别林曾与《摩登时代》女主角宝莲·高黛在这里小住。

上世纪三十年代,和平饭店是上海滩最为奢华优雅的地方,饭店的建造者维克多·沙逊热衷于赛马和狩猎、派对和舞会,饭店里的“爵士酒吧”内音乐与美酒相伴,每日传统的欧洲下午茶和晚上的舞会总是宾客盈门。维克多·沙逊社交非常广泛,他曾接待过许多电影名人,如在《傲慢与偏见》中扮演达西先生和伊丽莎白·版纳特女士的著名演员劳伦斯·奥利弗和葛丽亚·嘉逊,还有美国影星巴兹尔·拉思伯恩。

再后来,和平饭店将老上海的气质延续下来。有40多部经典电影曾在这里拍摄取景,人们来到这里,不约而同地,只为了将原汁原味的老上海氛围融入艺术作品中。如今,那些传奇的过往凝结成一张张褪色的照片与纸页,安静地躺在这座迷你博物馆里。

“阿拉讲老克勒就是伊这种人。”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

老马在和平饭店工作了43年,这扇门就是当年《听风者》在饭店拍摄时制作的道具门,后来剧组作为礼物送给了饭店。


 

老马曾经做过和平饭店博物馆的馆长。

他17岁就进了和平饭店工作,从1964年开始,在这里工作了43年,一直到退休。“我初中毕业以后就进了和平饭店,刚来呃辰光,人家讲在饭店工作呢,叫脚踩地毯、冬暖夏凉,必须到农村去劳动一段时间,后头我就到长兴岛去劳动了3个月多,回来后正式分配到和平饭店,一干就是40多年,进和平饭店呃辰光是个小伙子,到退休呃辰光是个老头子,一辈子在这里唻。”

40多年中,除了担任博物馆馆长外,老马还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比如在电梯里当摇手柄的电梯员、楼层服务员、大厅清洁员,还在饭店一楼的商场做过服务员,“还有酒店前台的Reception(接待)和Cashier(出纳员)。” 

在许多年前,他就接受过非常严格的服务和礼仪训练,比如说话必须带“请”字,要能随时用一只手举起托盘过肩,稳稳当当地穿行在过道,将托盘端到客人的眼前,不管托盘上面放着十杯啤酒还是一口大汤锅。如今近70岁的他穿着打扮依然干净整洁,衬衫的立领挺括,棕色西裤的中缝熨得笔直,走路时腰背很挺拔。 

刚进和平饭店工作时,老马对饭店里一些老员工的穿着打扮、行为举止印象很深。“比方讲格辰光有位老师傅,姓高,我进饭店呃辰光18岁,伊40来岁,是阿拉上一辈人,解放前就在阿拉酒店里厢工作。高师傅是开电梯的,虽然只是一般性的服务工作,但伊腔调十足,走起路来老有样子呃,头么油光光的,大包头梳得老好噢,戴个小领结,白手套熨烫得平平整整,皮鞋雪亮。”

老马记得很清楚,高师傅每天晚上下班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小心地把鞋油涂在皮鞋上,认真地反复擦拭皮鞋。“伊拉讲言话时,会夹杂点洋泾浜英文,虽然没啥语法,但口音倒蛮英式的,外国人也听得懂,平常辰光待人接物老绅士噢,邪气注重礼节礼貌,阿拉讲得老克勒就是伊这种人。”

像高师傅这样曾在饭店经历过旧上海鼎盛时期的人,如今许多都已过世了。不过,在老马看来,和平饭店之所以能吸引许多电影来此取景,除了建筑本身的特色外,还与建筑空间里沉淀的文化、人事有关,“老克勒”们待人接物的绅士风度在这里代代相传,“老师傅们天天把皮鞋擦得干干净净,阿拉是要拜伊拉做师傅的,更加一点不能马虎啊。”

许多装饰细节都是“老”的,原配的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坐落于黄浦江畔的和平饭店(原名华懋饭店)一直是上海滩的标杆。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谢晋导演1989年作品《最后的贵族》曾在和平饭店和平厅取景


在上世纪30年代,和平饭店的名字还是叫华懋饭店,那时这里被誉为远东第一楼。如今这名号的光彩早已褪去,但建筑本身依然有那个年代的浓烈风格,酒店内随处可见装饰性花纹雕刻,许多装饰细节都是“老”的、原配的,比如大堂吧里铸铁的装饰花纹、龙凤厅里窗户脚下的水汀片等,都是当年老上海流行的装饰主义风格。

在和平饭店里,电影的踪迹随处可寻。在饭店八层的和平厅,建筑处处透着典型的英式宫廷式风格,尤其是两侧半月形小拱窗、有名的枫木弹簧地板吸引了许多剧组前来拍摄。老马说,谢晋导演、潘虹主演的《最后的贵族》就是在和平厅取景的,而电影《阮玲玉》参加舞会的镜头,也是剧组在和平厅取景的。

在老马的记忆里,每次有电影到和平饭店来取景拍摄,都会留下一段插曲。“80年代中期呃辰光,正好有部电影叫《末代皇帝》来和平饭店拍摄,主演是尊龙。拍的那天我正好当晚班,蛮晚的了,伊拉在大堂咖啡厅拍。后头交关(很多)住在酒店的日本人夜到白相好回来,看到尊龙在拍戏,激动得唻,欢呼着叫尊龙、尊龙,我这才晓得伊在日本蛮有人气的。”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2008年《梅兰芳》在和平饭店位于滇池路后门的镜头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听风者》在和平饭店大堂走廊的镜头


“电影《梅兰芳》蛮有名的,2008年,剧组在和平饭店拍了交关(很多)镜头,酒吧里也拍、咖啡厅也拍,其中有个镜头要拍雪景,就在饭店位于滇池路的后门,为了达到逼真的效果,伊拉工作人员在外墙涂上了亲水性的染料,伊个辰光有路过的市民看到,还要到媒体去投诉唻,伊讲和平饭店是保护建筑,这种做法是破坏建筑唻。后头阿拉去讲,这种是可水洗的燃料,拍好么就洗脱了,这才把误会解释清楚了。”

“电影《听风者》的剧组也到和平饭店取过景,伊个辰光剧组做了点道具。伊拉走呃辰光,我发现有两个道具门蛮好看的,上头的纹饰跟饭店装饰主义风格蛮搭的,后头阿拉跟剧组一讲,伊拉就把这两个门作为礼物送给了酒店。”

“在这里拍出来的画面有一种质感,跟影视基地两样的。”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1995年《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在和平饭店拉力克走廊的镜头


“上海毕竟是中国电影的发源地,过去上海是最快、最敏捷的,所有的文化娱乐形式首先肯定是在上海出现,比方讲跑马、歌剧、电影。许多电影要拍老上海的镜头,就会想到和平饭店,《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这部电影在和平饭店拍过镜头,我也在现场。”

6月初,和平饭店举行了一场名为“百年电影回顾盛典”的活动,上海电影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许朋乐作为嘉宾出席了这次活动。活动现场回顾了和平饭店对中国电影历史的见证与发展,同时上海电影家协会还为和平饭店颁发了“百年电影特别贡献奖”。同时,和平饭店发起的电影展活动将在饭店的大堂走廊里持续展出一段时间。

许朋乐在电影圈工作多年,在他看来,电影讲究的是一种氛围,而和平饭店依然保留着这种属于老上海的独特气氛。

“这里建筑本身就很有特点,加上施展得开来,出了门就是外滩,接戏蛮好接,在这里拍出来的画面有一种质感、一种历史感,跟影视基地里拍出来两样的。”

许朋乐是1948年出生的,他从小就住在市中心,衡山电影院、东湖电影院是他小时候去得最多的场所之一,还有家附近的露天电影院也是经常光顾的地方,那个年代几乎所有的国产片他都去看过。

在那个资源相对匮乏的年代,电影是普通人享受文化和艺术最主要的方式之一。许朋乐觉得,与看书、看报相比,电影的层面更加宽广、生动、形象,也更神秘且令人向往,对他的吸引力很大。上世纪80年代初《上影画报》复刊时,许朋乐跟随自己的兴趣,选择在《上影画报》工作。

对那些与老上海有关的电影,许朋乐有一种格外亲切熟悉的感觉。在他的记忆中,老上海的生活方式与待人接物是有传承的,比如过去在淮海路上的红房子、天鹅阁里,总有许多上海人带着全家去吃西餐,穿着笔挺的正装,举止得体。“现在城市都发展了,差不多了,但老早区别蛮明显的,上海人穿着的感觉就是两样,精致含蓄、不张扬。”

 

-End-

写稿子:李欣欣

拍照片:李欣欣

画图片:顾汀汀

老照片由和平饭店提供

 

哪家饭店如此洋气,引40多部经典电影前来取景

长按二维码并识别可关注本号

本号所有文图均为原创

如有转载需要请与后台联系

谢谢支持与理解

广州为想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4861号 Copyright 2014-2019 51home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